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教育小孩当如此系列-1: 儿子十八岁(续)
转载自著名博文by虔谦


儿子爱玩游戏,特别是战争艺术游戏,在学校里顶顶有名。我是一次听图书馆员无意中提起。她是她儿子告诉她的。其次他也喜欢用 aim 跟朋友聊天。 虽然我严格控制,可他早上五点不到就起床,很难根绝。一次他忘记带作业,请我给他送去。刚好他写的是有关 游戏和aim 我读了才知道这两项活动其实对他帮助挺大。他在战争艺术游戏里的朋友有 斯坦福和康奈尔大学的学生,对他影响不小。

其实我一直也有买新版游戏给他们,目的是不让他们成为跟时代脱节的孩子,但又不希望他们失控。这是为人父母最难掌握分寸的地方, 也是容易失守和付出代价的地方。儿子上上学期就大意失荆州拿了三个B,是他大学申请表里最难看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游戏实在不是唯一的原因,里边还有我在他身上看到的自己少年时的懒散和他对现有教育制度的反叛。

十年级他多了一项林肯道格拉斯辩论。当年的题目是"高中毕业考试是否合理和必要。"   虽然林肯道格拉斯辩论要求辩论人正反角色都要担当, 但他个人倾向全力抨击现行考试制度,觉得制度束缚个人创造力,炒冷饭浪费时间。我为此跟他辩论多次,目的是想让他明白理想与现实的不同。 任何标准都会牺牲一部分不同才华的人。立标准一方面是为了择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公平。以中国高考为例,虽然高考标准存在非常大的弊病, 但它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走后门这个更为严重的中国特色弊病。 遗传的惰性难改,认识的更正就容易些。申请大学的学期隆隆逼近,他终于承认和接受了升大学以数据为主要标准的现实,使他在最繁忙的学期里一边当好辩论队长,一边尽力考好 SAT,并保证课程全部得A。希望弥补前面的不足。 作为人,向善、慷慨和宽容是他最大的特点。

三岁半我带他去香港。我姐带他上街,请他吃冰棍儿。他吃完拿着冰棍纸走了半条街找到垃圾桶把它扔进去。把我姐感动得大赞美国孩子教育了得。三年级暑假,他跟两个邻居的孩子在操场上玩。天很热,两个孩子要吃冰淇淋。他把仅有的钱给他们买了两份,自己在旁边看他们吃,然后自己去喝水。我觉得他不成熟,可同学的家长不这么看。常常外出做什么,那些家长会跟他们孩子说,如果 Kevin 去你就可以去。九年级,同学的父亲打电话给他,说他儿子跟家里闹别扭没回家,儿子骑自行车满街帮他找。他给一个初中生做辅导,百忙中跑到初中访问老师了解学生情况,把学生母亲感动得非给他加辅导费。

他涵涵哥哥给他做大学申请旁证,说我儿子不管父母怎样委屈他,他总是笑脸以对。大学面试的人问他,他高中生活面临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他说,是母亲对他的误会。母亲周末才回来,回来看见他玩,就说他整天玩。他说,可这是周末,忙了一周总该轻松一下。

做家长的有时会担心孩子为人太好会吃亏。我也不例外。我跟他提起,他毫不在意,说,我做是因为我喜欢,不喜欢我就不会做。 新年一过就临近他的生日。他还记得小时我跟他说的话:我让他自然生长,到十八岁生日带他出去散步给他讲一堂人生哲学,然后他就自主了。他问我,生日打算跟他说什么?

我以前以为有很多话要跟他说,比如,世界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它是你自选记忆和想象的总和。又如我父亲跟我说的,世上有较多的人可以陪你流泪,有较少的人能与你共喜,要珍惜那些能真心与你共享成功的人。可都觉得不合适,因为他跟我说过,他不想超前滞后,只想跟同龄人同脉搏,过自己时代的日子。他出门比赛前一晚,我给他一块西铁城 Echo Drive 表,说,这表有光才能走。人也一样。你要有自己的光。你就是自己的光。

儿子申请大学的作文最后说,"每当我翻看我儿时的录像,重温童年的时光,我看见的不再是那个我久已忘记的乐观豁达的男孩,我看见的是我自己." 十八岁,他说看见了自己。

  
转到下页 富人在洗手间里的故事   为人父母   偷看职场大师的私房笔记
转到上页 教育小孩当如此 系列1: 儿子十八岁   生活小悟   小富由俭系列-1: 如何在美国积攒信用分数,常用Deal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