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一位浙大教授的演讲--日本人就是喜欢黑人也不喜欢

我指出:如果作为一个教授来做这样的事,在座的人都感到心痛!作为父母,我们绝不能这样宠爱自己的孩子,把这些孩子当宝贝一样。化学的奥林匹克竞赛,清华、北大的教授来了一大堆,我们今天是在做一件害孩子的事!我的话讲完后,主诗人要下面哪个大学的教授接着讲,他们都不敢上台讲了。请扪心自问:我们这样做对吗?奥林匹克竞赛的结果在浙大的一个现象是:在中学学得好的、保送的,到了大学叁年级成绩都降下去了,孩子这么小,怎么能分等级呢?其实,他们根本就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成长的路程还长得很,后天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始终对孩子、对学生都是鼓励的。

我们系里有一个女同学,我看到她一天到晚没有笑脸,就是为了得到那个高分数、为了得到高额的奖学金,我感到很痛心!我说:你这是在用青春买荣誉、买光环,你今后的心灵是要受到创伤的!我希望她不要看重明年从第1名掉到第2名,后年从第2名掉到第3名。我这个老师当得怪吧,我不是要求她往上走,而是往下走,我这是在救她!昨天,我的孩子参加环湖跑,我对他说:"你不要去争第1名,慢慢跑。"不是说我不要孩子上进,而是这些老师在干什么?让5-6岁、7-8岁的孩子跑4000米,为了争得那个第一,把孩子的身体都跑坏了。我之所以长的矮,就是因为我在5岁时早晨起床跑步,骨质过早钙化了。现在懂科学了,就知道了,小孩子不能随便大运动量地运动。可是求是小学每天早上第一节课就是把

全校的孩子弄到街上去跑步,刚刚吃了早饭,能量还没有发挥,能量是要用到脑子上的,要上一天的课。可早上的跑步就让能量消耗了,这不科学!还有,沿着马路跑步,汽车尾汽对孩子的健康是很有损害的。这样的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敢讲一点:我们浙大有很多教授就被小学老师教育得像儿子一样,小学老师每次开会的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家长同志们:孩子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每次都讲这些话,然后就说:"你们不懂科学、不懂教育。"我心里就在想:孩子都是你们教育了送到我们手上来的,我就非常担心,孩子的心灵从小让你们这么一整就麻烦了。我觉得我现在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小学、中学、大学的同学们。我从小干部当惯了,一直在管人,到现在我心里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那时被我管过的这些同学,不管他们现在是在开出租车还是在干啥,都非常有成就。所以,怎样把孩子培养好,从小让他有一个健康的心理,这比成绩还重要。何况各位家长,你们由于自己的学历低些,总是希望孩子出头,我也知道有些家长在双休日的上午、下午、晚上都要安排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学习,把孩子完全拖垮了,其结果孩子是要厌恶的。过早弹钢琴的人,除非他真正是个音乐家,十有八、九到了中途都会厌恶,这就是逆反心理学。所以,你们不能这么干,这么干是摧残人才,这是我今天讲的,为人才的培养谈一些自己的看法。科技到底该干什么?高科技到底该干什么?如果我是科技部长,该玩的就玩,就像陈景润,他就是玩。陈景润如果是处在今天的中国,他绝对是要去讨饭的,因为他不会去搞产业化,他的英语也不好,他说话都不流利,中文都讲不好,按现在"标准",他是个文盲,还谈什么教授!

日本人就是喜欢美国人,我跟日本人说:你们这个民族爱谁,谁就要向你们扔原子弹。日本人 就是喜欢黑人也不喜欢中国人。现在在日本奖学金最高的是美国人、欧美人;第二是韩国人、台湾人;第三是巴基斯坦人、马来西亚人;第四是印度人、非洲国家的人;第五才轮到中国人。我就特别对我们的女教授、女同学说:在日本人面前一句日文都不要讲,会也不要讲;日本人一听说你讲英文,特别是看到中国女孩讲英文,腿都要发软,这是真的!日本人不知道龙井茶,而只知道乌龙茶,就因为旭日升乌龙茶的广告宣传。 日本人在开始做乌龙茶广告时找了6个最漂亮的中国女孩,日本人就从这个广告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女性的漂亮是因为喝了乌龙茶。所以,日本人特别崇尚乌龙茶,而不知道龙井茶。日本就是崇尚欧美,谁能讲英语,谁就是老大。日本首相森嘉郎不会英语,但为了表现自己会英语,就叫秘书安排了一套程序,准备在冲绳开政府间合作会议时,见到克林顿用英语问候一下。但是日本人讲英语很糟糕,森喜郎见到克林顿,将"Howareyou!"说成了"Whoareyou?",克林顿以为这是森喜郎在跟他幽默:我明明是美国总统,他还不知道吗?他为什么还这么问我?我今天也跟他来个幽默:"IamhusbandofHilary."("我是希拉里的丈夫"),森喜郎不管克林顿怎么说,就忙按照程序回答:"Toome."、"Metoo.",克林顿想你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我老婆怎么变成你老婆了?这在日本就成了个大笑话!

最近,我们在办高新科技园区,就国家的投资而言,我们的领导的意见往往是去追世界潮流:想去建世界一流的国家,达到一流的水平。我非常惭愧地向大家谴责一下自己:我们中国的教授很多拿了国家的钱就像小孩搞家家一样,把钱用完了,就写点文章,塞在抽屉里,一点用都没有,就向领导报告:我做完了。这很对不起国家的钱!说实话,应该弄清楚哪些是搞着玩的,哪些是对企业有帮助的,这一点我们没有做好。

日本、韩国的科技进步就是在于针对性非常强。现在有一个现象:所有的企业家到了浙大就问我: "郑教授,现在有什么能赚钱的项目? 给我们吧!"其实,你们太不了解了,教授是完全是远离市场的,根本不知道市场是什么!他只是在搞游戏,玩家家,想一些新玩意,不要以为教授什么都有!当然,这不能怪你们,因为今天中国的生产力的发展,还没有到让我们的老板们具备很高的意识。刚才何先生就讲得很好,在目前的阶段,中国还有假货的话,就不能指望做假的人有什么超前的科技需求,他赚一把是一把。但是,当中国的经济秩序真正完善以后,造假绝对活不下去!现在在日本就没有人敢造假,只要稍微有一点点造假,马上就完蛋。中国总有一天要进入到有序的阶段,一有序,造假的人肯定活不下去。企业能不能生存,说到底就是看你有没有绝招。这个绝招,第一是产品的特色;第二是科技的含量。上次我毫不客气地对张德江书记说:浙江要建经济大省,文化强省,但是"大"不等于"强","民富"不等于"国强"。科威特有的是钱,伊拉克要打垮它就打垮了,这是很简单的事。我说:经济强省应该有下列标志。我问张书记:第一,浙江省现在的经济总量中有多少具有科技的含量?第二,浙江省目前的经济有几个是关系到中国国民经济命脉的、民生的、大的工业?第三,浙江的经济真的有一天在亚洲金融风暴来临时能抗得住吗?这些浙江省都有问题。浙江的市场发育得很完全,但如果我是外省人,如果哪一天我自己那里方便了,我为什么还要跑到你这儿买?现在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浙江市场里卖假货的很多,要么走私、要么卖假,这几年就是这样发起来的。如果不是这样,再过几年,辽宁的人要货在北京买就行,何必再跑到你浙江来买,如果不到你这儿买你怎么办?现在浙江称为塑料大省,全国三分之一的塑料制品产在浙江,上次在余姚,就召开过塑料科技大会。浙江的西服很多,像杉杉西服等,还有娃哈哈。但是,请各位注意:西服、果奶不是民生大计!千岛湖的农夫山泉是好,但水什么地方没有?这就是问题。另外,温州经验好不好?好!但如果我是国家主席,我可不会在全国搞温州经验。温州经验说到底是民族经济全部被国外吃掉。你的资本算什么,温州老板的那点钱与日本老板相比就不算钱,马上会被吃掉,而且技术含量极低。我去了温州好几次,看到的都是家庭工厂,与现代企业能比吗?此外,把西部的博士挖过来,用高薪养起来,这些都不能算是集约经营和规模经营,这些都是危机!但是我们却尽唱高调。

那天,我最后是带着感情与张德江谈的:我是爱浙江的,作为一个教师,我教育学生习惯了,我认为对待学生最好的方式就是从教育的角度讲他,而不是去夸他"长得好"、"今后要当科学家",这都是害人的话。所以我愿意对张书记提点意见。再进一步,老板会提问:"郑教授,我现在做的这些,你看看结合你的知识能否给我改进一下?"我认为这样的提问是最好的。上次我们青年教授到天台去,天台是个穷地方,前面11个教授都讲IT产业,讲得那些企业家第二天都要来搞通讯行业了。我最后发言:前面的人讲的话又把你们害苦了。你们这么穷的地方怎么搞得过宁波、杭州?你们应该把本地的东西通过我们的先进思想和技术改造好,做得更好一点。所以我希望我们的企业家在下次见到教授时提出这类问题,你们就进步了。真正的科技产业进步的源泉在你们,而不在教授。当你们有钱了、有产业规模了该怎么办,就应该学学日本。

转到下一页 浙大教授演讲(四):我们民族已经没有这个精神...   职场点滴   生活小悟
转到上一页 浙大教授精彩演讲(二):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移民绿卡DIY     何谓小富由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