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生活小悟转载: 中国有希望系列-1d

我们习惯于将社会主义的政治诉求,直接延伸为对外战略构思,延伸为军事部署,
延伸为战争。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思维方式,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这一历史教训我们应该记取。因为我们热衷于将政治诉求延伸为战略构思,延伸为军事部署,乃至延伸为战争,我们义无反顾地参与了冷战中的两场热战,一场是朝鲜战争,另一场是越南战争。这两场战争的对手都是美国。对这两场战争做认真的反思,这是我想著重谈一谈的。如果将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改造旧世界”的目标,那么热战就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就是社会主义阵营打著“改造旧世界”的旗号进行的,至少我们中国党是这样认为的。那时叫“尽国际主义义务”,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帮助社会主义阵营实现“改造旧世界”的伟大使命。但实际情况却远不是这样。二战后,在朝鲜半岛和印度支那都出现了一个国家南北分割的局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苏联通过二战所形成的巨大影响力。南北分割是有协议的。条件成熟了,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不是没有可能。但苏联却等不及了。这里存在两个因素。一个是苏联自身的直接的战略利益需要。另一个则是苏联对刚成立的新中国,存在深刻的不信任,它需要有一种战略态势,就是让中国跟社会主义阵营之外的世界隔绝,最好是处于一种敌对状态,以此牵制中国。紧挨著中国的朝鲜和越南,恰好可以被苏联所利用。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站在正常国家的立场,这两场战争毫无必要。而且实事求是地说,战争的结果,弊大于利。战争将中国不仅置于美国的对立面,而且还置于联合国的对立面,那时的新中国,几乎在跟整个世界对抗。对抗就必然遭到封锁、禁运,而且时间竟然长达数十年之久。对一个有著五、六亿人口、近千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大国,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外交境地。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让中国白白损耗了两千亿美元的社会财富,就是这两场战争,让中国成为真正的一穷二白!更严重的是,这两场战争,恶化了中国周边的态势。因为跟美国对抗,跟联合国对抗,使中国失去了二战同盟国地位,失去了享有二战胜利成果的机会。今天钓鱼岛问题的形成,固然有日本浑水摸鱼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自己没有把握住机会。如果我们很好地继承、并珍视民国政府的二战遗产,不要彻底破坏跟美国的同盟关系,与美苏冷战保持距离,那么今天的东亚战略态势,将一定是另一种局面。没有朝鲜战争,朝、韩的关系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糟糕;美、中、俄、韩、朝五国联手,维持对战败国日本的遏制,这显然对中华民族最为有利。中国即使不能将琉球收为己有,也可以设法恢复琉球国,如此,哪还会有什么钓鱼岛问题?今天,除了钓鱼岛问题,朝鲜问题也是很棘手。坦白地说,朝鲜已经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任何国家,通过正常途径、正常方式跟朝鲜打交道,都行不通。我们不主张用武力去解决朝鲜问题。但是如果国际社会不作为,朝鲜的不经意崩溃,必将殃及邻国。我们要做好准备,要使用必要的武力,防止朝鲜危机外溢。后的世界局势,显示一个迹象,是美国在代表世界的主流,而苏联以及现在的俄罗斯并不代表。

所以,中美关系和中(苏)俄关系有著根本的不同,中美关系是世界级关系,而中俄关系只是地区级关系;中美关系能够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而中俄关系却无法产生这样的影响……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被大多数国家所接收……而俄罗斯(前苏联)却无法推出能够被世界大多数国家接收的国际秩序……我们党在处理国与国关系和处理意识形态问题两者之间,思想上是有过迷茫的,走过很大的弯路。我们不及美国,也不及俄罗斯(前苏联),在很长一个时期,我们党是就将处理意识形态问题,置于处理国与国关系之上的。在领土、领海问题上,有过将民族、国家利益,服从于所谓的“反美大局”、“国际主义义务”的做法。现在看来,问题就产生了,造成极大的被动,美国也有意识形态的考虑,但它能做到维护国家利益与维护自由理念的统一。世界上多数国家,相信美国维护自由是真诚的,同时也相信美国维护国家利益是坚决的,苏联不一样,它是借维护共产主义理念之名,行维护国家利益之实,而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却是只要维护理念,不顾国家利益、不顾民众利益。

我们党长期的一个应对美国的精神状态,就是宁愿自己日子不好过,也不让美国日子好过。这是中国传统农民、街痞的思维方式,要不得。是我们自己将大西洋宪章的精神遗忘了,民主自由、公民自由、交往自由,我们也是很需要的。我们党内有不少同志,总认为搞好跟美国的关系,是对美国的屈从,是右倾机会主义,是投降主义,是卖国。这是站在狭隘的小集团立场上形成的思维。毛泽东时代这样的思维很普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到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这样的思维就行不通了。邓小平显然是主张跟美国改善关系的,而且,也正是在邓小平时代,中美正式建交。改革开放的几十年,几乎可以说就是跟美国关系改善的几十年。看看这几十年我们取得的成绩,应该是很有说服力的吧。显而易见,改善跟美国的关系,事实上就是改善跟世界的关系,就是改善我们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国际环境,就是为中华民族、广大人民创造获取巨大利益的机会。何来屈从、右倾、投降、卖国?!

我有一点感到很是担忧:为了实现主义,为了顾全大局,我们常常需要一些正面的宣传,
这不免造成对历史的歪曲,“抗美援朝”就是这么一个因正面宣传需要而造成的歪曲历史的典型……我们在大肆宣扬抗美援朝的时候,并同时对其他渠道的信息进行严密封锁,这使得我们的人民根本无法知道朝鲜战争的全貌,只是相信我们的说法,以至于数亿人被蒙蔽了数十年之久,这让我们的纠正工作进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以至于一旦真相被揭示,民众不免要受到巨大伤害。

四、今天,现代国家武装力量的体制和使命。

现代国家,无疑应该是民主国家,是实行民权体制的的国家,也就是民权时代的国家……现代国家的武装力量,它的体制和使命,自然有著不同于以往的地方。先说说体制。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其不同的体制,体现了不同的性质。 关于军队国家化的说法和要求,应该有很长一个时期了。我们党对此的基本做法,就是不予理睬。早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我们党的任务就是要推翻它 。鉴于中国政治的特殊情况,迫使我们党不得不建立并保持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中国政治的特殊情况是什么?就是“一山不容二虎”,我们党特别是毛泽东同志,是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来诠释它的,这也是我们党坚持阶级斗争理论的内在需要。 因此,在国内战争期间,搞所谓“联合政府”,搞所谓“军队国家化”,都是不现实的。这一点,我们党特别是毛泽东同志心里完全清楚。事实上蒋介石国民党心里也是完全清楚的。 所以内战不可避免。我们党在抗日战争期间,就准备打一场内战了。实事求是地说,内战不是一家能够发动的了的。国民党即使一时不打我们,我们也会设法打它的。 抗战以后的东北地区争夺,就是我们党先发动的。正如毛泽东所说的,“有了东北根据地,即使其他根据地全部丧失,中国革命一样能够成功。”所以,内战期间,军队国家化根本不可能。毛泽东时代这个问题难以解决……邓小平时代, 不是没有考虑,但事实上也还是时机不成熟……到了胡锦涛担任总书记时期,提出来和谐主题词,是有很深的含义的……,表明我们党今后不再用阶级斗争理论指导国家事务,而是用和谐思想取代阶级斗争理论。 我们党不会公开表明放弃阶级斗争理论,但是实践中,会更多地用和谐思想取代它。和谐,体现在政治上,就是表明不同的政治派别,没有阶级差别,只有利益诉求不同。不同的政治派别, 只是代表社会不同的利益群体,而社会中每一个利益群体,都享有自由表达自己合法或合理利益诉求的权利。不同的利益群体,自然会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不同利益诉求的矛盾,不是阶级矛盾, 只是社会群体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一矛盾不是靠阶级斗争,而是靠制定公正的法律。公正的法律如何产生?靠全体国民共同参与讨论。国民参与讨论也有法可依。这样,国家除了那些严重触犯法律的罪犯外, 没有阶级敌人,没有所谓“反革命集团”。国家机器对内,只是维护国家依法对一些罪犯执行制裁,而不再是所谓“阶级斗争的工具”、“镇压的机器”了。显而易见,这样的和谐思想,要比动辄掀起“三大”、“五大”政治斗争的做法得人心, 没有人会因为各种政治斗争,而感到压抑,当然也就有利于发展经济,迅速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一个能够实现社会和谐的政府,本质上就是一个联合政府,即使这个政府只是由一个政党领导。 当和谐思想成为一个国家全体国民的共识、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付诸实施时,所谓“军队国家化”的条件也就成熟了。我们党自信在一个社会和谐的中国,即使军队国家化实现后,其执政地位依然不可动摇。 我们党执政,不再靠“阶级优势”,而是靠“能力优势”。今天的中国,没有哪一个政治派别的能力能够超过我们党。我们党的这一优势,至少还可以保持50年。领导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不是能力最强的政党当然不行。 一个最有能力的政党,领导一个为全体国民服务的政府,营造一个和谐的社会,这就是我们要的中国。我们党不是没有问题,一些干部的严重腐败就是问题之一。腐败就是触犯法律,反腐败就是依法制裁犯罪分子。

转到下一页 中国有希望系列-5     职场点滴     生活小悟
转到上一页 中国有希望系列-3     移民绿卡DIY     何谓小富由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