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生活小悟转载: 中国有希望系列-1b

第四、将军事指挥的高度集中原则,移植到国家管理体系中,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专制。
这是长期的战争环境,给我们党造成的一个弊端,过于追求国家领导核心的“纯洁”,“路线斗争”、整肃“反党集团”频繁,造成治国人才大量损耗,政治局势动荡,外部的压力巨大,而内部的权力又是高度集中,于是最高领导人的感受,就一定要强加于全党、全国人民,上下必须绝对“保持一致”。稍有不一致,就会引起最高领导人的猜忌和震怒。正常的国际交往也被套上“里通外国”的帽子,毛泽东时代,党内高层斗争如此频繁,跟毛泽东对外部世界重重威胁的感受是分不开的,不习惯于利益多元化、不同意见共存、通过民主决策机制,选择最佳意见的体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跟领袖意见高度一致的结果就是,成绩可以斐然,灾祸也必然巨大。用战争的眼光看待世界,刻意搞反帝反修的“国际统一战线”,非友即敌,造成国际孤立。我们党在很长一个时期,没有学会如何处理国与国之间的正常关系,而当年的冷战格局、阵营对垒的形势,似乎很对我们党的胃口。因为我们有极强的阵营情结,于是,世界上几十个最有实力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成了我们的敌人。又因为我们有极强的马列主义情结,又把绝大部分社会主义国家划入必须打倒的修正主义阵营,这样一来,我们就成孤家寡人了。用纯粹意识形态的、虚幻的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共同利益,取代国家的正常利益,导致我们国家的正常利益长期受到损失。我们反美反苏,自以为能够得到众多发展中国家的支持,结果却是适得其反,使我们自己陷于极端的孤立……我们忽视了世界文明人类的主流认知,那就是反对形形色色的暴力(包括因宗教、种族、政治等因素引发的暴力);反对造成大量人员死亡的战争;反对以种种理由实行极权体制。有人说,美国打东打西,为什么不被孤立?仔细观察一下,我们就会发现,被美国打的,多半是问题国家。这些国家的一些行为,早就引起国际社会的不满,如阿富汗塔利班、伊拉克、利比亚等。此其一。其二,美国并没有通过战争直接获得利益,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这就使得它的战争行为,像是警察在执法。美国也因此获得“国际警察”的诨号,这里面有褒有贬。其三,才是美国所打的旗号,什么反对“独裁”、“大规模杀伤武器”、“恐怖主义”等,很是蛊惑人心。当然美国经济、军事力量的强大,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富强之国,便是正义之乡,人们通常有这样的思维。而我们中国,恰恰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我们党执政后的几十年里,显而易见,战争带来的消极因素,要大于积极因素,这些消极因素,影响了我们的指导思想、国家制度、民众利益和对外关系。为什么我们总认为,世界上远超我们的强国,“亡我之心不死”?为什么我们总认为,只有在实力上超过这些强国,我们才有了安全保障?如果世界强国都有灭了弱国的想法,那些上百个中小国家,将如何生存发展?如果有人质问我们:强国总有灭弱国的想法,是否意味著中国强大后也要灭了别人,我们将何以应答?当我们几十年来,喋喋不休地念叨“某某亡我之心不死”的时候,我们似乎并不理会世界的疑惑。但就是这些疑惑,慢慢变成了疏远,使我们这个时时刻刻有著危机感的国家反而遭到了孤立。

第二个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尤其是太平洋战争对中国的特殊意义。

这是我要重点谈一谈的。数千年来战争无数。远的不说了。近100年之内的战争,对我们有著深刻影响的,应该就是二战、抗战、内战、冷战和最近的反恐战争了。冷战对于我们来说并不冷,我们参与了朝鲜战争,死伤百万,耗财百亿,比我们在内战中的消耗还大。将这些战争联系起来思考,用一种客观的思维方式思考,就是不带党派意识、只考虑一般意义的民众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在战前、战中、战后的得失,看看能给我们那哪些启发。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党在二战、抗战中,还处于弱小地位,影响力有限。对内、对外真正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是内战。是长达22年的内战,将我们推到了世界舞台上。所以,我们历来研究战争,似乎也多著墨于内战、尤其是三年解放战争、尤其是三大战役。对席卷全球、历时6年的二战,和中国历时14年的抗战,研究不多,甚至好几年是空白。总结历史教训,向来我们的党史观念很强,世界史、民族史、国家史的观念就要逊色得多。这不是好现象。我们党离不开国家、离不开民族、离不开民众,国家、民族、民众离不开世界。毛主席说过“中国有那么多省,一个省就抵得上一个小国家,合起来就是一个联合国。”但那是一种调侃,当不得真。当我们真正意识到我们是离不开世界的时候,那么对二战历史的研究,就不会有疏离感了。二战有两个战场:欧洲、北非的反法西斯德国的战场和太平洋、东部、东南部亚洲的反军国主义日本的战场。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还有一个特别的名称,那就是太平洋战争。二战的意义对世界来说具有普遍性。而太平洋战争对于中国(当然也包括美国、日本、俄罗斯、韩国等)的意义,则具有特殊性。

先说说二战意义的普遍性。包括列宁在内的关于“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的论断,
在一个历史时期具有真理性。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列宁的这一论断正式对这场战争的理论总结。但是到了二战,情况有了一些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规则,由原先的英、法、德欧洲列强主导世界,变成了由美国主导世界。英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基本规则就是通过佔有殖民地扩大商业网络,为本国资本增值拓展市场,一次拓展,终身享用,这种商业模式,就产生了世界上许多弱小国家沦为殖民地,而一些大而弱的国家,则划出土地成为租界,殖民地和租界都是垄断市场,别的国家要想佔有,那就把舰炮开来吧。所谓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根子就在这里。20世纪初,美国也看到了这个问题,美国原来就是英国的殖民地,知道里面的苦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力不济,暂时还不能跟英法德抗衡,所以就提出来“门户开放”、“机会均等”的规则。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市场的事情,用市场的办法解决——搞自由竞争。在美国看来,英法德俄等老牌殖民主义搞领土扩展,扼杀民族自由、交往自由,无疑是一种罪恶;而苏联搞世界革命,搞共产主义国家集团,跟老牌殖民主义无异,同样扼杀民族自由、交往自由,也是一种罪恶。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已经具有了这样的理念,只是无力付诸实施,但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的国力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可以说美国加入到二战中来,就是抱著改变世界秩序、废旧立新的理念的。从1941年8月的“大西洋宪章”一直到《联合国宣言》,都是在美国的主导下产生的、反映了国际新秩序的极其重要的历史文本,基本原则就是民族自由(包含尊重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公民自由(包含尊重国民权利、保障人权)、交往自由(包含经济交往、人员交流、信息流通)、和制止非法战争(以《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决议为依据)。从20世纪初开始,人类社会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的实践,今天是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了,那就是:将英法德俄的旧秩序、苏联的共产主义秩序和美国的新秩序这三种国际秩序相比较,美国主导的新秩序无疑是一个比较好的秩序。当然,今天看来,美国主导的新秩序也出现了问题,但这不会影响二战时期的国际大格局。

对于二战的认识,我们党始终在列宁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者之间摇摆。初期,我们是坚信二战与一战一样,是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包括日本攻打中国蒋介石政权,我们党也认为是帝国主义战争的一部分,将帝国主义战争转变为国内革命战争,还是我们党当时的基本战略。但当纳粹德国大举进攻苏联后,我们才认为战争性质改变了,是世界进步人类反法西斯主义的战争。以后军国主义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我们的看法也没有改变。如果太平洋战争爆发在德国进攻苏联之前,我们也会把它看作是帝国主义战争的。但事实上,二战从一开始,其性质就不同于一战了。这是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世界,已经不同于世纪初的世界了。有两个因素,一个是苏联的产生,打破了世界的原有的格局,社会主义无论如何,也是对帝国主义的一种制约,它起到一种牵制在用。有人说,苏联当时也是按照帝国主义的逻辑行事的,如它跟德国一起瓜分波兰,侵犯芬兰等。但我要说,与其将当时苏联的这些动作看作是与帝国主义如出一辙,不如看作是苏联在德日意咄咄逼人的态势下的一种自我保护行动。但是,苏联的出现,并不能有力地改变国际旧秩序,而且,从苏联在上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的表现来看,其骨子里依然流淌著沙俄血,毛泽东老一辈领导人,将苏联定性为社会帝国主义、新沙皇,是有道理的。所以,真正致力于改变国际旧秩序的,不是苏联。而是美国。正是美国的崛起和最终加入二战、主导二战,才使得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一种新秩序完全取代了旧秩序。这个脉络很清晰,就是从威尔逊的14点建议——到罗斯福的大西洋宪章——到联合国宣言。

重点要说的是太平洋战争对于我们中国的特殊意义。几乎可以说是从根本上解决了中日关系问题、中美(以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关系问题和中苏关系问题。截止二战结束,50年来的中日关系史,就是日本下定决心灭亡中国、中国不懈努力救国的历史。而且,十分遗憾的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中国首都南京被佔3年,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几乎所有最为富饶的地区,全部被日本佔领,可以说,如果没有国际反法西斯阵营的支援,如果日本不是主要败于太平洋战场,单靠中国自己彻底赶走日本侵略者,在短时期内,是不可能的。太平洋战争的胜利,一个军国主义加神道教的野蛮的日本不复存在,消除了中国百年大患。二战奠定了中美盟友关系,由原先的日本主导亚洲,变成了有中美共同主导亚洲的局面。美国主导世界,同时协助中国主导亚洲,削弱了英国的影响,根本上消除了日本的影响,遏制了苏联的影响,这应该是对中国最为有利的格局。关于中美关系,我将在第三个问题中详谈。

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中国跟苏联的关系,必须是务实的,所谓务实,就是以最大限度地、维护中华民族全体成员利益,为最终目的作为出发点,处理中国跟苏联的关系。苏联的所谓社会主义幌子,事实上掩盖不了其帝国野心。苏联在二战后期,就远东对日作战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帝国心态,应该是很明显的,国民党政府深感苦痛,为什么我们党却不以为然呢?我们的媒体,应该多播放、登载些二战纪实资料,让我们的人民更多地瞭解二战中的美国和苏联。苏联打纳粹德国并非其主动行为,如果不是希特勒首先对苏联发起大规模闪电战,苏联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也不会打德国。俄罗斯民族像是没有进化好的人种,在高度文明的同时,却又保留了许多野蛮遗迹。



转到下一页 中国有希望系列-3     职场点滴     生活小悟
转到上一页 中国有希望系列-1     移民绿卡DIY     何谓小富由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