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林彪左膀右臂之彪悍参谋长: 刘亚楼

战争需要勇敢的士兵,更需要杰出的将军。

翻开黑土地3年内战共产党军队的战斗序列,从自治军到民主联军到解放军,历史波澜起伏,将军升降浮沉。

这是战争的选择。

战争是一位严厉的考官,它无情地淘汰不称职的将军,而在能够驾驭它的将军胸前,毫不吝啬地挂满光芒四射的勋章。

林罗刘——刘亚楼辽沈战役期间,来往于黑土地和西柏坡之间的电报,篇未和篇首大都是林罗刘,有时是林罗刘谭。

据说,电文署名,开头曾把老资格的政治部主任,后来被授予大将军衔的谭政,写在前面。当时的参谋长,后来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刘亚楼,毫不谦让:什么林罗谭刘?林罗刘谭!

换个人,可能就这么林罗谭刘下去了,直到刘以外的某个人,觉得不合适再更正过来。可那就不是刘亚楼了。

一个才气横溢的,与中国传统风格不大协调的东北野战军参谋长。

当年在刘亚楼身边工作过的老人说,东总几任参谋长中,没有一个能够超过刘亚楼的。有的老人说,在全军的参谋长中,刘亚楼也是出类拔萃的。

还有他不同凡响的性格和作风。

对人严,对己严,说干就干,干就得干出个样儿。布置任务,一条一条,精细严谨,明明白白。讲完了,问你有什么困难,要求。合理的,能够解决的,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而且是马上就给,从不研究研究。点子又多,主意又快,放手让你去干。干得好,大会表扬,小会表扬,功劳全是你的。干砸了,大会批评,小会批评:你有困难找我呀?我这个参谋长是吃干饭的呀?不就是给你们解决困难的吗?你提出来解决不了算我的,现在哭爹叫娘算什么?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呀,这是打仗,要死人的,人死了就活不了!

他批评你,还让你讲话,反驳。讲得有理,能驳倒他,他欣赏你,重视你,重用你。讲不出理,那就算是犯到他手里了,非撸你个茄子皮色不可。有时撸完了,再出点子拿主意,还让你去干。

批评是轻的,动辄还拍桌子骂娘。

连纵队领导也敢骂。打锦州时,让8纵封锁机场。锦州有两个机场,一个能用,一个不能用。8纵来电报问封锁哪个。他火了:你们是吃草的呀!

完不成任务就通报谁,不管你是谁。

他就:有什么了不起的?顶多就不选我当中央委员呗。

李作鹏因能喝酒得名大烧锅。刘亚楼因上述原因被称为肝火王。

有的老人说他发火也能发到点子上。不管发火不发火,都是连讲带比划。同样一句话,从他嘴里讲出来,或是骂出来,味道就和别人不一样。

他讨厌几棍子打不出屁的人,讨厌懒散、不学无术的人。谁睡得早了点,他也不说话,进屋把灯打着,再把抽屉拉得唏哩哗啦响,把你折腾醒。谁起来晚了,他进屋把窗打开,再拽一阵抽屉走人。而他,点灯熬油,就在双城翻译了《苏军司令部工作条例》。他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过,在远东军区当过少校参谋,啃了5年黑面包,俄语非常好。

能干会干,还能玩会玩,玩起来像干工作一样精力过人。被战争兴奋得连梦乡也硝烟迷漫的军人,也真该调节调节气氛。跳舞,打猎,吹牛(这是一些老人原话,相当于今天的神聊,侃大山)。双城那个小地方,有舞没处跳,到了哈尔滨有机会是必跳的。打猎可以,也只能忙里抽闲玩玩。吹牛最大众化,又方便。往那儿一坐,古今中外,海阔天空,一会儿就聚一堆人。

一次,讲起他当营长时,林彪看见了他。瞅一阵子,摸着他的脑袋说:这个小营长不错。他说:林总说我是个小营长,他才多大呀,不就是个24岁的小军团长吗?

有时,林彪也踱过来当听众。刘亚楼就站起来,叫声林总,或是101。林彪就说:讲,讲下去。

对于林彪和罗荣桓,刘亚楼一向都是很尊重而又恭敬的,当然也就谈不上发火了。没有人会对此产生什么不舒服的联想。刘亚楼对林彪和罗荣桓的敬重,就像大家对他和林彪、罗荣桓的敬重一样。有的老人讲,林彪有事找刘亚楼,刘亚楼经常是小跑着去的。同样,司令部的参谋和处长到他那儿,也常是小跑。

一个典型的内向型性格,一个典型的外向型人物,配合、相处得默契、融洽,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其实,不可思议处有时正是可思议处。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陆军总参谋长古德里安说:一个理想的参谋本部军官应该具有下列各项美德:忠于自己的信仰,机智,有节制,有牺牲小我的精神,具有强烈的个人信念,并且有才能将各种信念告诉他的指挥官。

这些美德,应该说刘亚楼都具备。

林彪在建国后,尤其是担任党中央副主席和国防部长后,高级干部到毛家湾来,都要经过林办主任叶群这一关,但刘亚楼例外。刘亚楼身边的工作人员曾对此举津津乐道。我至少从他们口中听到过两件事。 一是刘亚楼有次去见林彪,在门口被林办人员挡驾,叶主任说了,有事可先通过她。"什么叶主任不叶主任的",刘亚楼一边说,一边又将步子往前跨了两步。林办人员见势不妙, 慌忙坚持原则加以阻拦。刘亚楼见状火了,抡起胳膊,用力推了他一个趔趄。就在这当儿, 叶群不失时机地出来了,她向刘亚楼致意后,大声训斥林办人员:"今后103(刘在东北的代号)来找101(林在东北的代号)",不要挡驾嘛。刘亚楼了一声拔腿进屋。叶群此后赋予了他直闯林宅的特权
 
 还有一件事,一次林彪的秘书来找刘亚楼,不知什么原因,谈了几句后,刘亚楼忽然发起火来,把他骂个狗血喷头。这是叶主任的意思。林彪秘书嗫嚅道。什么叶主任不叶主任,今后你们不要拿她来吓唬我。刘亚楼火气更大了,说完,他气哼哼地叫秘书张克里送客。
 

转到下一页 林彪五虎上将之黄永胜     生活小悟
回到 "东北王"林彪其人: 像个苦行僧     移民绿卡DIY     职场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