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林彪五虎上将之刘震,邓华

  “跟他打仗心里有底”黑土地上的两个主力纵队司令员韩先楚和刘震, 挺有缘份.

  韩先楚当排长时,连里抓个“探子”.那时打听红军的人,常常被视为“探子 ”.他去一看,那人认识,就放了.放了“探子”还了得,撤职罚去炊事班背锅. 刘震也背过锅,是因为夜里打遭遇战,背的一袋光洋弄丢了.两人都能打仗,平时 到炊事班背锅,打仗了再回去当排长.若用后来的“阶级斗争”观点看,这种作法 正好颠倒了个儿.两人都是红25军75师225团的.长征途中,徐海东指挥后 卫团打阻击被包围,骑匹白马,眼看被敌人追上了,韩先楚是营长,刘震是营政委 ,两人一挺机枪轮着打,掩护徐海东冲出重围.又你帮我,我帮你,从死人堆里爬 出来,赶上队伍.

  授衔时,两人都是上将,当初的老班长陈先瑞却是中将.中将说,战士是上将 ,班长是中将,这兵叫我怎么带?上将说,什么这将那将的,战士到什么时候也得 听班长的.

  “跟他打仗心里有底.” 当年2纵的老人都这么讲. (不光2纵,几乎每个纵队的老人,都这样评说他们的司令员.)秋季攻势中 ,2纵主要任务是在四平附近箝制新1军. 此前2纵的一篇力作,是夏季攻势第一仗——怀德、大黑林子歼灭战.

  5月的吉林,春寒还带着股逼人的气势.清晨站在旷野里,脊背一会儿就凉嗖 嗖的了.

  怀德镇像个掺了些高梁面的窝头,隆起在春日潮润的黑土地上.城墙上明碉累 累,城脚下暗堡重重,一道宽8米左右,深3米左右的外壕,环绕着城墙.壕外屋 脊形铁丝纲和鹿砦,层层叠叠.周围一马平川,只在西南角有道雨裂沟伸到城下. 沟旁灌木丛生,光秃秃的枝条上,鼓着淡绿色的叶苞.

  突破口,主攻方向,箝制方向.兵力配置,主攻方向绝对优势兵力,一梯队, 二梯队,预备队.炮兵阵地,纵队炮团和各师炮营及各团炮兵,全部使用在主要突 破点上.

  对于一个久经战阵的将军,当敌情和地形尽收眼底时,脑幕上就会像电子计算 机屏幕一样,随之闪现出各种克敌方案和数据,而胜利也就在此刻同步前进了.

  别看刘震打完仗就回哈尔滨,把部队扔给政委吴法宪等人,像个“甩手当家的 ”,打起仗来可是半点不含糊.更何况这是黑土地的反攻第一仗.就像一场篮球赛 ,一开场能否压住对手,一出手就投进三分球,还是被人连夺篮板球,事关全局, 非同小可.

  5月17日怀德还未打响,城南十里堡方向枪声骤起.长春新1军四个团援兵 ,被早已等在那里的1纵和独立师阻住了.接着,大黑林子地区又枪声大作,5师 和从四平出援的71军两个师打响了.

  来得正好.

  激战一夜,怀德守军新1军新30师90团和保安17团大部被歼.残敌退守 城东关帝庙和大烧锅内,拚死抵抗,不断打信号弹呼叫救兵.

  这时,林彪命令独1师单独阻援,1纵迅速南下大黑林子,与2纵围歼71军 主力.

  这实在是节骨眼儿上的一招妙棋.如果攻占怀德再调兵打援,71军失去目标 会拔脚溜掉,结果吃小鱼丢大鱼.现在小鱼把大鱼粘往了,靠不拢,不能溜,大鱼 小鱼一锅烩.

  林彪在双城踱得有板有眼有章法,还要前线指挥员打得有板有眼有章法.

  黑土地上夏季攻势以后,有些战斗就是由于前线指挥员未能完成“东总”意图 ,而未能达到预期目的的.

刘震留下部份兵力围歼残敌,以主力迅速南移截断71军退路.结果,守敌和 援敌全成了瓮中之鳖.

  反攻第一仗,前线主要指挥员刘震,功不可没.

老人都说,战争年代摊上个能打仗的指挥员,那是福气.东南西北,甩开膀子 打就是了.打胜仗,少流血,还能学到许多本事,否则,你就跟着窝囊去吧,死都 不知道怎么死的,更不用说今天跟你谈论这些了.

  林彪五虎上将之邓华:邓华及其他夏季攻势后,和8纵、9纵同时升级为主力的7纵,还未升 级前(叫“邓华纵队”、“辽吉纵队”),就以主力的姿容驰骋在黑土地上.直到 辽沈战役结束,7纵阵阵不落,而且都是独当一面的角色.

  古今中外,一支军队能不能打,首先取决于指挥员的水平.兵无强弱,将有巧 拙,强将手下无弱兵.

  7纵司令员是邓华.

  很多老人都说邓华有谋略,看得准打得狠.有的老人还拿自己纵队的司令员和 邓华比,说邓华“厉害”.有人说四平攻坚前,邓华认为兵力少,建议再增加一个 纵队,林彪未置可否.

  老人都说邓华“军政双全”.这应该是无疑问的.不然,彭德怀从朝鲜半岛回 国后,邓华大概不会是志愿军代司令员又代政委.

  按照常规,这样一位将军,应该是员风度谦和的儒将.一些老人却说他能打能 骂:“狗养的”,“狗操的”,“娘卖X的”,骂你骂得狗血喷头,爱你爱得像儿 子.

  有的老人说,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有时挺不痛快的,领导骂几句反倒挺舒服了 .大概那时不骂人的领导不多,就兴这个,骂惯了,“骂是爱”.不过,今天有天 大理,你骂个试试?别说部下,亲生儿子弄不好都和你翻脸.

  谈到7纵特色,一些老人说:真能打,也真能抢,两头冒尖,野.

  人家在村里住上了,7纵来了,“起来!起来!”就得把热乎乎的炕头让出去 .辽沈战役围歼廖耀湘兵团,过大凌河时,几支部队挤在那儿.7纵到了,机枪朝 桥头一架:谁也不准过,谁过就突突谁!

  这些,都是其它纵队和几位抗战时在邓华身边工作过的老人讲的,对于黑土地 上的邓华的具体情况,都不了解.7纵这个军的番号,1952年就撤销了. 将士分散各处,所著文章亦少.采访的百余位老人中,7纵的只有一位.这是 令人遗憾的. 有机会把这一节补上,邓华当不会比韩先楚等人逊色.

  还有些名将也不能写在这里了.像秀水河子战斗前线总指挥、7旅旅长彭明治 ,是个打仗不但指挥自已的部队,还经常被授权指挥兄弟部队的将军.可四平保卫 战后他就病倒了,一腔热血和才华只能耗在病床上.

有的是因为秘书不准“打扰首长”,未能采访.其实“首长”大都挺好说话的 ,只是“秘书关”难过.  

     
转到下一页 林彪五虎上将之黄永胜     生活小悟
回到 "东北王"林彪其人: 像个苦行僧     移民绿卡DIY     职场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