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林彪五虎上将之韩先楚

  “旋风部队”司令谈起3纵司令员韩先楚,老人们都充满了怀念、崇敬 和爱戴的深情.

  也许,在所有曾以中国为敌的国家的情报部门,为中国将军所建立的那些档案 中,韩先楚的那一本,在同级将领中应是最厚的.从这位个头不高,黑黑瘦瘦的农 民儿子16岁参军,从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军长,一个台阶没 落升到大军区司令员,一笔一笔都有记载.当然,记述得最详细的,还是他指挥的 那一个个辉煌壮观的战斗和战役.

  秋季攻势中,3纵奇袭威远堡门歼敌53军116师,是共产党人在黑土地上 最成功的战例之一.

  这一仗怎么打,战前有两种意见.

  政委罗舜初认为,53军三个师在开原以东和东北地区,相距不远,互为犄角 .为避免两面受敌,我军应集中兵力,先歼灭西丰之敌,再向纵深扩大战果.

  罗舜初曾任八路军总部作战科长,到东北后曾任辽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戎马一生,主要是担任军事干部,打过许多好仗,深得部队信赖.更重要的是这种 打法稳妥,符合“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原则.所以,多数人都同意他的意见.

  刚就任司令员的韩先楚不同意.他主张以主力长途奔袭,直插敌纵深威远堡门 ,乘敌不备,歼灭116师师部和1团,打乱其指挥.同时以部份兵力包围西丰之 敌,相机歼灭其一部.如敌闻师部受击,回窜增援,就在运动中速战速决,而后再 扩大战果.这是一个奇兵色彩极浓,带有冒险性的方案.

  两种意见相持不下.开头,一些人还各抒己见,后来就剩司令员和政委唇枪舌 剑了.

  两个方案同时上报“东总”.

  李伯秋的夫人孙敏,当时是3纵机要科译电员.老人说,过去电报署名都是“ 韩罗”.这回是各发各的报,各吹各的号.都下半夜了,韩司令拿着电报,亲自跑 到机要科.那字写得扒扒拉拉的,不少错别字,有的字不会写,画个圈.他一个字 一个字说明,并说哪句话重要,让给“用括号括上”.科长给他解释,说可以括起 来,但那不能表明重要.他就说:不管你们怎么弄,反正把我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行 .坐那儿看着发完报才走.

  林彪很快回电:按先楚意见办.

  战斗发展,同韩先楚的预想一模一样.

  战后总结,罗舜初说:司令员指挥打仗,不拘一格,有正有奇,有独到之处, 我们大家都要好好向他学习.

  高尚的博大的共产党人的襟怀!

  但这丝毫也不影响这一对老搭档在后来的岁月中继续争论,据说有时争论得更 激烈,简直是面红耳赤.

  这是两个共产党人纯净心灵的披现,是两个杰出的将军聪明才智的尽情发挥. 共产党人为什么无往而不胜?此后的3纵为什么所向无敌,被黑土地上的对手敬畏 地称之为“旋风部队”?答案尽在其中了.

  据说,在新开岭战斗打到节骨眼儿时,有人动摇了,要撤.4纵副司令员韩先 楚吼起来:要撤你们撤,把部队给我留下!

  (有的老人谈到这里,说:我说的这些你可不能写呀,写出来有人不高兴.)

  四平失守后,逼迫184师起义的鞍海战役,也是韩先楚指挥的.

  夏季攻势开始后,一次吃掉对方一个师就不足为奇了,到辽沈战役后期简直就 只是“小菜”了.可在共产党人连连败退的劣势中,能够回过头去吃掉一个师,谈何容易?

  罗舜初讲完后,韩先楚说:政委的打法也有道理.威远堡门要是打胶着了,那 可就不好办了.别看我一口咬定就那么打,仗没打完,这颗心也是吊在嗓子眼上呀!

  谁也不是神仙.但在千钧一发时刻,在千军万马撕杀的千头万绪中,一眼就能 窥透要害,并咬钢嚼铁地一锤定音,高屋建瓴的大将风度和将才,不就在那一瞬间 爆发出雷电般的轰鸣和闪光吗?

  巴顿、蒙哥马利、隆美尔等人不说了,就是一些并不十分出色的外军将领,传 记和回忆录也是那么出色,从性格到作为栩栩如生,令人掩卷深思.

  我们的将军文化不高,有些人写的字可能像韩先楚那样扒扒拉拉,有很多错别 字,不会写的还画了那么多圈儿.但在战争这个舞台上,他们的演技绝不比那些从 著名军校中走出来的人差.他们在战争中显露的才华,是那样淋漓尽致,那样舒展 大方,那样风流倜傥,令研究他们的中外学者惊叹不已.

  可在回顾战争,总结历史,为他们,也是为整个共产党人立传时,却往往把战 役和战斗的高潮压平了,把他们高超的技艺束缚了,压抑了,回避了,掩盖了.没 了表现人物的关键情节,也没了个人和个性.“麦城”可走不可讲,或是一笔带过 .胜仗是大家打的,正确意见都是“党委意见”.他们本来已经走向世界,成为全 人类的智慧和财富.可做为炎黄子孙,我们看到的将军就像大将一律四颗金星,上 将一律三颗金星,中将一律两颗一样,不分彼此了.

  大家都满意的文章,也就是“文章”而已.

  一座工厂,一所学校,一支部队,搞得有声有色,与主要负责人的才智和心血 是分不开的.有时也有例外,真正在那里挑大梁,起作用的,并不是职务最高的人.

  四保临江中,曾以4纵副司令员之身指挥3纵和4纵10师的韩先楚,就是这 样一位走到那里,无论身居何职,都举足轻重的人物.本事在那儿,都服气.

  有的本来也赫赫有名的将军,由于种种原因,在黑土地未能得以施展技艺.

  而这位共产党一手拉扯大的“旋风部队”司令,几乎场场不落,可以从黑土地 一直写到海南岛,再写到朝鲜半岛.

  应该把拿破仑那句名言再重复一遍:“对于一位伟大将领,决不会有一连串的 大功绩都是由机会或幸运造成的;这些功绩常是熟筹和天才的结果.”

  从著名的将军之乡湖北红安走来,又把骨灰撒在了那里的农民儿子韩先楚,是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骄傲.  

     
转到下一页 林彪五虎上将之黄永胜
回到 "东北王"林彪其人: 像个苦行僧     移民绿卡DIY     职场点滴     生活小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