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千古名将:"东北王"林彪其人: 大智若愚

  他早就想走人了.现在违犯了“278团”规定,无形中不知会给林彪带来什 么影响,他觉得对不起林彪,走了也许能好点,反过来再想想,又有点舍不得,再 一想叶群,还是走人.

  是哈尔滨铁路局公安处长李言(去世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党委书记 )把他弄走的.在延安时,李言是中央研究院党委书记,季中权的老首长.把他弄 到公安处当了个科长.(老人说:到公安处吃得可好了.在哪儿也比在林彪那儿吃得好.)一个铁路局公安处长,敢把“东北王”的秘 书撬走.这在今天看来,也真够“胆肥”的了.

  在一起生活两年左右,不能说没一点感情.更重要的,大概还在于季中权出色 的工作.季中权走后,秘书增加到两个,后来又增加到三个.季中权一个人,又是 最艰难时期,一切都处理得妥妥贴贴.

  林彪和季中权谈话,做思想工作希望他留下.讲什么工作都是革命工作.讲秘 书工作的重要意义.讲也不会总让你当秘书.又讲毛主席有个秘书,一干就是10 多年.等等,等等.

  季中权心里说:你扯到哪里去啦!

  据说,在“东总”一次高干会上,林彪讲了个故事.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个苏 军士兵趴在雪地上修理汽车,快冻僵了.有人问他,天这么冷,怎么还这样干?那 士兵哆哆嗦嗦地说:斯大林知道我!斯大林知道我!林彪问:这种政治工作是怎么 做的?我们应该受到什么启示?

  能从这样一件小事中透视出政治工作的威力,并“活学活用”的东北局书记, 民主联军政委,在黑土地“万花筒”时期,对国内外政治大风云看得那么深透,6 0年代又大抓“活思想”,此刻,对每年一起生活,工作的秘书的“活思想”,竟 然一无所知到这种地步!

  大智若愚——也算愚到家了.

  这倒正应了蒙哥马利的一句话:“极端紧要的是,一个高级指挥官绝不应埋头 于琐事堆中.刘亚楼说:把他抓回来.林彪说:要尊重他的意见.有的老人说:林 彪尊重人格,把你当人待.在黑土地上在林彪身边工作过的老人说:给林彪当秘书 ,当警卫员,当厨师,非常好当.林彪性格孤僻,不善交际.在锦州西部准备打大 仗,有敌人,没部队,林彪急得半夜爬起来踱步.梁兴初1师和黄克诚3师到了, 多少年没见面,大家“林师长”,“林师长”地叫着,恨不得抱着行外国礼.林彪 “嗯”着,握握手就问部队怎么样,装备怎么样,情绪怎么样.不明底细的人看着 ,那情景,用句黑土地上不大文雅的话讲,就像“热脸贴到了凉屁股上”.

  临死也不认识元角分人民币的林彪,不会寒暄.不打仗时,经常有些纵队和师 领导来看他(那可没有“讨好”,“溜须拍马”或者打谁几句“小报告”什么的) .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他“嗯”几声,倒些炒黄豆,问几句部队情况,再就 没话了.有事找参谋处的人,开门见山问几句,或是交代几句,你就自动走人.简 练,明晰,用有的老人的话讲,“都是指挥作战语言”.平时也是.

  林彪从无脏话.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比较典型的,是林彪以后的“东北王” 高岗: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就像个鸡巴,动不动就硬了起来.

  会场上男男女女的,高岗就这么讲,面不改色,正儿八经.

  据说,林彪不背后议论人.去锦州打大仗时,一路上,李作鹏等人发牢骚:能 打的没枪没炮,破枪烂炮,不能打的就差没飞机了,这仗怎么打?林彪说:别这样 讲嘛,先来的是有功的嘛.林彪这样讲着,在锦州却为此事,当面批评了冀东部队 一位负责人.

  林彪挺清高,但据说并不使人觉得高傲.在舒兰接到决定由他担任东北局书记 的电报后,东北局让他到哈尔滨去,他迟迟不去.有人以为他是拿架子:你们反对 我,怎么样?还是我对了吧?后来发现,他是想等等,看看杜聿明的动向再说.几 天后,高岗来接他.从五常到舒兰不通火车.林彪说:咱们走吧,别让他再换车, 跑这么远了.

  费翔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林彪夏天也像一块冰,喜怒哀乐从不写在脸上. 前线传来多大好消息,他“嗯”一声,露出点笑意,一闪即逝.辽沈战役后,万众 欢腾.林彪那脸色,那步子,还是那样子,几乎看不出什么喜色.

  林彪讨厌繁浩礼节,喜欢清静.有的老人说,林彪的喜静,进城后就有些病态 了.一些老人说,在东北还看不出来.白天挂窗帘,在东北也是常事.

  据说,这也是林彪离开哈尔滨,住到双城的原因之一.

  据说,叶群生林豆豆后没奶,又是早产,让林彪设法弄点奶粉什么的.林彪说 :延安这么困难,怎么弄呀?叶群说他“呆”:比你官小的都能弄到,你这么就不 行?林彪说:人和人不一样.

  不论春夏秋冬,也不管枪炮声怎样在耳边隆隆震响,步子总是不紧不慢,匀速 运动.

  你尽可以说这是一个大将军运筹帷幄,或是成竹在胸的从容、镇定和自信.也 可以说是一个无所事事,甚至是一个百无聊赖的人,在那儿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地 随意走动.

  延安缺钱,缺枪炮,缺弹药,缺医药,还缺女人.特别是女知识青年,大受青 睐.

  有人说追叶群的人,“有18路军”.

  叶群确实有她的魅力.这倒不是她长相如何出众,主要是她聪明,比较有学识 、风度.如今人们把她视为中国的第二号坏女人,那是依据“万寿无疆”和“永远 健康”排列的.她和那个在上海演过戏的“蓝萍”不同.“蓝萍”大庭广众中张口 就是“老娘”.叶群在家里也骂街,但在人面前总是显得文雅,得体,一副淑女模 样.

  据说,叶群在北京读书时,学习非常好.延安几所学校搞演讲比赛,叶群上得 台来,就象在北京参加学生运动街头讲演一样,滔滔不绝,赢得掌声.到东北后, 林豆豆小,又生了林立果,名为林彪秘书,并未做什么工作.

  但她自学了俄语,翻译小说,翻译苏联红军解放东北的纪录片.后来林彪去苏 联疗养,都是她当翻译.林彪对“老大哥”也不会客套,很多场面都靠她应付,而 且应付得很好.她智商很高,兴趣广泛,尤喜文学,看过许多中外名著.《红楼梦 》有的段落能背下来,为林黛玉和安娜·卡列尼娜流泪.她还写过一篇《评东吴战 将陆逊》的文章,有的学者看后挺欣赏.

  有人说,如果有条件,她完全可以成为一名学者.

   
转到下一页 林彪五虎上将之黄永胜     职场点滴     生活小悟     何谓小富由俭
回到 "东北王"林彪其人: 像个苦行僧     移民绿卡DI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