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千古名将: "东北王"林彪其人: 像个苦行僧

  “机智”、“敏捷”、“果断”、“刚毅”、“深刻”、“冷静”、“稳健” ……用这些词形容林彪都不过份。但千万不能说“幽默的林彪”——尽管人们经常 把“机智”和“幽默”联在一起。

  除了一位老人,别人都说从未听林彪讲过笑话。这位老人敢也只经历过一次。 是秀水河战斗后,到抚顺参加东北局会议,在饭馆吃过饭,不知兴从何来,林彪讲 了一个笑话。

  如果有个题目,应为“一个苏联人和一个中国人对话”。
  苏联人:喝酒吗?
  中国人:不。
  苏联人:抽烟吗?
  中国人:不。
  苏联人:嫖女人吗?
  中国人:不。
  苏联人:那活个什么意思呢?
  中国人:……
  讲的和听的,都没笑。

  这个没有引发笑声的对话,对于讲笑话的人,倒是够意味深长的。

  林彪不吸烟,不喝酒(必要埸合,象征性喝一点),也不讲究吃。

  每顿两菜一汤。大多是白菜(或酸菜)炒肉,有时是炒瘦肉丝,或是炒鸡蛋什 么的。另一个固定是黄豆:炒黄豆,或炸黄豆,或煮盐豆,或是豆腐。反正黄豆是 必不可少的。不但饭桌上顿顿有,平时也抓着吃,就和黄豆过不去。来了客人,也 唏里哗啦倒一盘,好象谁都和他一样爱吃炒黄豆。

  “永远健康”时,也爱吃炒黄豆。

  有时加盘菜,他就说:别这样嘛。有时也不说,也不吃。再就不加了。

  秀水河子战斗前,在法库,一个地主听说来了个“总司令”,请吃饭。

  有个酸菜炒白肉。瘦巴巴的林彪从不吃肥肉。被劝不过,试探着吃了口。

  从不谈论吃喝的林彪回来后,说:好吃,好吃。连说两遍,又说:再不能吃了 。意思是,再不能到有钱人家吃饭了。

  和林彪吃了近两年饭的季中权老人说,和他吃还不如和警卫员吃。

  据说,罗荣桓和刘亚楼吃得都很好。下边一些纵队司令和师长,团长,就更不 用说了。“大烧锅”李作鹏等人能吃能喝,会吃会喝,就在林彪眼皮底下吃喝。

  不讲吃,也不讲穿,给什么穿什么。量体裁衣,伸胳膊伸腿的,裁缝怎么摆弄 怎么是,像个木偶。从未听他说过哪件衣服质地如何了,样子好坏了,合不合身了 什么的。

  还不爱玩,也不会玩,什么嗜好也没有。在双城打过两次猎。刘亚楼看他太累 了,鼓吹去的。到哈尔滨邀请他去跳舞,有时去,有时不去。舞姿平平,总不长进 。一次,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举办舞会。一个苏联女人,不知嫌林彪是个“三等 残废”,还是嫌他刚从双城回来,身上有股味儿,反正是拒绝了他的邀请。尴尬极 了。总领事大发雷霆,呜哩哇啦把那位高傲的女同胞臭骂一顿。那以后,舞就跳得 更少了。

  有时看看书。一是军事,二是哲学,都是马列和毛泽东著作。看得认真,红蓝 铅笔划得沟沟道道的。三是医书,都是中医书,边学边用,活学活用,给自已开药 方。一次让秘书去买砒霜,秘书吃了一惊。他说:你不懂,我这种病吃点砒霜好。 有次吃错药了,半夜三更爬起来,双手扶墙哆哆嗦嗦去开灯。秘书醒了,来扶他。 他说:没关系,有点不舒服。

  都说他生活枯燥乏味儿。   有人说他像个苦行僧。

  (二) 像个呆子

  不光对身边人吃吃喝喝不管不问,别的什么事也不管不问。

  谁军容风纪不整了,谁喝醉了,谁吵架了,他都好象看不见,听不见,不知道 ——两耳不闻窗外事。

  四平保卫战期间,警卫员坐在炕上擦枪,走火了,一梭子子弹穿过窗户从屋檐 下射出去。人们脸色全白了。正在屋外窗前踱步的林彪,停了一下,“嗯”了一声 ,继续踱步。在哈尔滨,一个警卫员大白天上街,枪叫人抢跑了,衣服扒得就剩条 裤头,窝窝囊囊哭着回来了。大家这个气呀,说你算什么军人,男子汉哪。林彪停 止脚步,瞅瞅那个警卫员,又瞅瞅大家,那目光像不食人间香火似的;这有什么值 得惊惊怪怪的呢?

  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军工部主任夏桐老人,自称是“二烧锅”。平津战役后, 南下到武汉,给林彪当了3年秘书。衡宝战役打响前,他喝多了,醉得稀里糊涂。 醒来见大家忙得一塌糊涂,一下就吓醒了。他提心吊胆地瞅着林彪,林彪好像根本 不知道,再没提这事儿。

  季中权老人说,林彪跟他生过一次气---近两年就这一次。

  1947年春,他和双城一个姑娘谈恋爱,要结婚了。他不够“278团”条 件[注:27岁,8年党龄,职务正团],年龄不够。林彪是个非常注意政治影响 的人。东北局书记,民主联军总司令兼政委的秘书,带头违犯“278团”规定, 会造成什么影响?爱情价更高,党纪军纪更严厉。他想好了,只要林彪说出个“不 ”字,就决心咬牙吹了。林彪却始终没说什么。结婚时,新郎请岳父母下顿馆子, 花2元7角钱,林彪还写个条子,让供给处报销了。

  但是林彪明显地不高兴了,生气了。其明显的尺寸,微妙得也只有季中权才能 觉察出来:过去是“小季,记录”,现在成了“季秘书,记录”——多一个字,变 两个字。

  婚后不久,他就离开林彪了。   是他自已要走的。

  在延安时季中权就和叶群在一起,都是中央研究院党委会干事,还是叶群的党 小组长。都是学生出身,挺谈得来。有人追叶群,叶群不干,还请他出面帮忙。叶 群“提升”为林彪夫人后,气魄就不一样了。在东北,除工作外,林彪从未让季中 权干别的什么,叶群则抓住影就“季秘书”,“季秘书”,什么都支使。工作苦呀 累呀,他都不在乎,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叶群那个样子:“林总”都不这样,你算老 几?”到延安去的青年学生,一是追求国格,不当亡国奴,二是追求人格要自由, 平等。倘若换个人,他也能忍着。可你叶群也是一样的学生,怎么当上“太太”就 变了嘴脸?

转到下一页 "东北王"林彪其人: 大智若愚     职场点滴     生活小悟     何谓小富由俭
回到 斯大林想用10个装甲师换他一个人的林彪     移民绿卡DI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