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乐(四): 问:黄贱春,哪个贱?答:贱人的贱

  科里有个男医生叫母建,一刚住院患者不认识,走到医办,冲着一个刚来的漂亮的女实习生说:请问你是母医生嘛?实习生曰:要讲女医生。

  有个妇科的患者,诊断为"子宫肌瘤",术前常规做心脏彩超,可能是医生字太草了,姓氏写得好像是刘又好像是牛,医生问患者:你是不是文刀刘?"患者回答:"不是,我是子宫肌瘤"
  实习时轮转到乳腺外科,第一天就跟随老主任门诊,来了一中年妇女,乳腺增生,老主任触摸了增生的乳腺后让我去查, 我查完后主任问我:小陈,(肿块)大吗?我随口而出:大.

  主任查房:患者左下肢需要装钢板内固定,需要15000,右下肢也需要装钢板,大概需要10000.让病人准备30000元。 实习同学写到:今天主任查房,告知患者,这条腿需要1万5,另一条腿需要1万,瞩准备3万块钱。当时就被主任严肃批评!

  有个医生叫陈其,一次病人太多,忙晕了,开中药方:
陈其10g
签名:陈皮

  医生对将开刀的病人说: “这个手术有些风险,要是失败了,会造成你左半身麻痹。”
病人用手摸了摸命根子……
医生:“你干嘛?”
病人:“我只是将它移到右边。”

  神经内科护士要监督病人翻身,2小时一次,一天值班护士接班查房,问病人家属:什么时候翻的身啊?只见家属一脸的差异, 说:什么?护士姐姐又问:什么时候翻的身?病人一脸无奈,答:49年呗。。。。。。当场差点晕倒!!! 估计家属也纳闷,怎么在这个医院住院这么难啊,还也做问答题???

  实习时候,老师让学生感受胸膜摩擦感。让学生的双手放到患者胸部,然后嘱咐患者说“1”,患者照做。这个学生感受完后,换了一个学生, 然后,老师对患者说“继续”。只听见患者缓缓说到“2”。

  儿科血液病房,早晨站在一个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简称急淋)的小孩床前和主任交班说:这是急淋的患者,话音未落,这个小孩操着一口浓郁的东北口音说:不,我是长春的。

  我科一同事,在普外轮转时,一天一病人便秘要求服大黄水通便,该同事开处方时一不留意开为:大便~g,用法:泡水喝,每日3次。值班护士录入时也没发现该错误, 患者拿处方到药房拿药,药剂师告诉患者处方错了拿回去给医生改(没有告诉患者那里错了),我同事照样开了同样的一张处方给患者拿药去, 药剂师再次告诉患者处方错了,患者忍不住问药剂师那里错了,药剂师说大便泡水喝,你敢喝吗?

  某日接诊一患者,问其名,答:黄贱春,哪个贱?贱人的贱...

  肝移植,随肝脏会附带着一份血样让手术的医院自己再查一次,因为做AIDS的检查最快都要3小时,为了节省时间一般都是先开台游离了肝脏和修肝, 等结果回来没问题就正式开始移植。 院长和一帮主任都在台上忙乎着,院长的一个研究生追到结果回来,一入门就大声喊:“结果有了,梅毒和艾滋病……”突然不出声了。台上众大佬们一听似乎不妙, 都停手望向那人,那人过了好久才慢慢说道:“都是阴性的。”整个手术室一片嘘声。

  查房: 病人:××医生,你给的那个开塞露是管用,但是味道是在太难吃了

  有一长期血透尿毒症患者因意识不清,出现精神症状入院.经抢救意识逐渐恢复,一天住院医师查房,询问病人"你叫什么名字?" 患者答:我叫赵文易, 住院医师继续问到"白天还是晚上啊?" 患者答到: 白天晚上我都叫赵文易!!!

  在手术室,一实习同学有点紧张,打完麻醉后,本想问病人有什么不舒服吗?结果问成了“你舒不舒服啊?” 众人笑晕!

  上大学见习时期我寝室一牛人写完整病历“....双侧乳房对称,坚挺,丰满”,带教老师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神经外科一名脑出血术后的患者,意识逐渐恢复,为测其计算力,我问:100-7=?
患者重复了几遍,没回答。
考虑可能太抽象,而且患者是农民,经常卖鸡蛋,于是改问:我拿100元钱买了7块钱的鸡蛋,你应该找给我多少钱?
患者反应很快:剩下的都找给你……

  我们那有家医院有位男妇科大夫,一日给一老妪开外用药"高锰酸钾"并告知"下面"用的,该老妪第二天因食道烧伤住进了消化科, 一问才知老妪用药拌了面条吃了!以后那位大夫从此不在上门诊了!

  一股骨颈骨折病人行内固定手术后,刀口按期拆线,查房述无疼痛,问能否下地活动,答:绝对不行,就是大小便也要在床上。 翌日查房,见病人在床上站立,问,谁让你站起来的。答,我就是解个小便,没下床,真的!!

  嘱一消化道出血的病人禁食,告知其家属病人有“丙肝”,家属马上冲进病房说“我马上把饼干收起来”。

  血液科实习,一病人拿入院证入院,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一年青护士一看,就说:不是淋巴瘤到血液科来干啥,到其他科室去。那叫一个寒啊~

  我上次写了个门诊手术同意书,叫病人家属签名,并写上与病人关系。他写完我一看,他在关系一栏很潇洒地写着“很好”

  科室一个病人的名字居然叫“黄香娇”。

  医科大学的微生物教研室,与寄生虫教研室业务往来较多,教研室之间打电话经常听到这样的话,“喂,你是微生物吗?我是寄生虫呀”。

      
转到下一页 乐(五): 不要叫我宅女,请叫我居里夫人
转到上一页 乐(三): 性别:男、爱好:女
回到首页 最给力娱乐锦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