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Study

Actuarial Biology Chemistry Economics Calculators Confucius Engineer
Physics
C.S.



办绿卡的感受 系列
转载自著名华人律师 YiMinDiy

28. 我所经历的2004年美国大选 (续一)

3。现实的美国政党制度的?

从参加选举的人就能看出来,美国的选举不过是有钱,有势人的游戏,要参加这个游戏你必须需要
有能力搞到两种东西的任意一种:要麽能搞到钱, 要麽能搞到人(选票)。特别是钱,在美国,如果你要想当一个普通的国会议员,一般要在选前不到五的月的时间酬到50―200万的竞选经费, 要支付近十名左右员工的薪水,还有天文数字一般的宣传单,电视竞选广告等等费用。而且每个想捐给你钱的人只有两次机会(一次是PRIMARY, 一次是正式的选举),每次不能超过两千美元(根据各个州的法律,以及选举的不同,上限也不同)。如果你要想当参议员,动辄要数百万的经费。 而且钱多并不意味着一定能赢。(说这个是因为,我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政治课本上痛批美国腐朽的时候还专门列出个图表说明每个竞选者竞选的经费, 结论好像是说谁的钱多,谁就能赢)。


另外每次谈起选举,大家都说是选举人品质的比拼,对这点我一点都不反对,但是大家都忽略一个事实,很大一部分的选票是选党不选人的 ,没有了党的资源,什么都是空的。在美国这样很成熟的国家,象宋楚瑜当年凭借一人之力,能一举成为台湾的第三大党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在美国发生。

C州的参议员的选举是2004年全国最著名的一次选举,因为C州现任的两位参议员(SENATOR)
是都是共和党,但是其中一位是退出民主党参加共和党的,他宣布不参加连任的选举, 所以全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外的注意这次的选举,因为是现在是共和党执政,民主党就希望控制国会。从党内选举开始就非常的热烈,共和党是由我认识那位叫PETER 的亿万富翁胜选代表共和党参选,因为他的高知名度和巨大的财力,以及他之前是州长及其总统选举的大金主。他这次选举,州长,议员轮流给他背书。BUSH 总统亲自给他站台两次。政治是十分现实的,在党内选举被他击败的S(此人是捷克的血统,对共产党有很深的成见,他现在为一家石油公司做LOBBY ) 也必须为他在造势晚会上为他背书,(想想真是可笑,一个月前S还骂PETER是个撒谎者)。


在民主党方面是由现任的检察官的SA赢得党内初选, 因为PETER自己从自己腰包里面拿出了好几百万美元,一度民主党选情告急,因为民主党这次是志在必得,全党发动全国捐款,然后捐钱的 支票象雪花一样从好莱坞,纽约,德州等等四处飞来,不到2个月时间,筹集到了约 6百万美金的经费。算算一天十万刀! 双方最后总 共花了1300万的经费。是C州历史上最贵的一次选举。到了投票那两天,只要你打开电视,都是这两个人互相诋毁的广告。最后以PETER49%,两万 票的差距落败。这次选举从政策的制定到宣传,特别是对亚裔方面,我都参加了,有很多细节希望和有兴趣的友私下讨论.

4。少数民族出头是非常不容易的,但并不是不可能

少数民族在美国不论从政,或者经商其实有很多优势,但是也有很多的分寸要把握,否则就是难上加难。

我想举个我的朋友J的故事,因为和他同行回过国并且同是少数民族,因此比较熟。J可谓少年得志,虽然是黑人,从ARIZONA的法学院毕业以后, 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然后给C州的参议员H当了几年的助理。并且和B在98年一起搭档参选了C州的州长,并成功获选了C州副州长。当时他是美国最年轻的副州长, 而且是全美民主党副州长协会的会长。本来B希望J做个配角,最终J的锋芒,引来了B的不满,特别是一次,两人对于分管国际关系主任的任命案发生了很激烈的矛盾。 本来担任主任的是帮J竞选的一个黑人老太太,但由于她的身体原因而拒绝继续担任这个职位。副州长J希望由另一位黑人担任,但是B却坚持要安插一个自己的亲信到这个职位 。两人的争执持续到第二次选举,B找了另外的一MINIORITY,Jane搭班参加了州长的选举 ,因为她是个不太会和州长发生不同意见的女性。

这是我的感想:在美国如果想从政, 一定要严守自己的分寸。特别对于华裔来说,有时候更多的是我们自己内部的内斗,前几年,在德州台湾出身的苏前辈因为和老BUSH的关系特别的好,希望能提名个部长什么的, 但是消息一出,从华裔社区发往白宫的黑函是大把大把的。最后老BUSH只好作罢。所以我的意见是如果你要是想在美国从政,要麽学个牙医什么,能在华人社区选个市长什么; 要麽就象赵小兰和Bobby Jindal 那样嘴上说自己是亚裔,其实里里外外都是白人。

5。 留学生在中美之间应该发挥更大的空间。

大家看最近的几条新闻:

美国众议院2005年2月18日提出一项跨党派决议案,要求恢复和台湾的外交关系。 这项决议案的主要起草者、来自国会众议员汤姆·坦克雷多说, 华盛顿为承认北京提出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的立场而采取的“一个中国”的政策是和事实相违背的。他说,台湾是一个可以选举产生自己的领导人的、 自由的、独立的主权国家。坦克雷多说,众所周知,台湾现在不是、而且从来也没有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的一个地方政府。他说,现在是放弃这个在理性 上具有欺骗性的、过时的政策的时候了。他还说,美国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不能做到在保持和北京独裁政权的关系的同时也同民主选举产生的台湾政府保持同样的正常关系。

2005年4月11布什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都表示,欧盟考虑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这本身就应该令美国感到忧虑。此外,在这项武器禁运还没有解除的情况下,欧盟已经批准向中国出售大量的尖端武器技术,包括火控雷达,战斗机引擎和潜艇制造和运行技术,以及海上搜寻雷达。美国官员说,对中国出口这些技术看来违反了欧盟为出售武器制定的行为准则。坦克雷多对本台表示:“如果欧盟一意孤行,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令,开始向中国转移武器技术,那么他们从哪儿获得这些技术呢?从我们与北约欧洲人的合作和互动关系中获得。

转到下一页办绿卡的感受 28c. 我所经历的2004年美国大选 (续二)   生活小悟: 生活就是一点点的积累
回到首页 移民绿卡申请 DIY   回到上一页 办绿卡的感受 28a. 我所经历的2004年美国大选   偷看职场大师的私房笔记